黄守愚呼吁:以曾国藩墓为依托创建“湖湘先贤祠”

旅游频道 2020-01-22195未知admin

  在清朝末年,曾国藩与伏龙山结缘,由此成为了文化名山。杨仁山、郭嵩焘在当时亲自上山祭拜曾国藩。曾国藩,洋务运动的序幕,创办西式工厂,派人留学欧美,被伍继延、枕戈遥尊为近现代新儒学第一位。杨仁山,金陵刻经处的创始人,被誉为中国近现代佛教复兴之父。郭嵩焘,湘军创始人之一、中国第一位驻欧洲,真正学习第一人。

  最近,伏龙山来了一批人,何真临、枕戈、卢仁龙、邹红艳、廖周雄、胡玉明、朱海峰、益、瞿建波、杜钢建、廖子阳、艾海柱、卢新世、刘俗里等。

  这一批人提出一个构想:继承中华文脉、湖湘文脉,创办伏龙书院、伏龙山文教基金会。

  其实,我早在2010年写过《修建中华历代先贤纪念公园与祠堂》。后来,我向有关部门写过,但是这个事情不可一蹴而就,要从长计议。再后来,我在思考,民间可以自己先办,为此,还找过一些人讨论创办湘商祠堂。去年,我参加一个考察铜官窑古镇的活动,听说里面有湖湘名人馆。当时第一时间联系伍继延,请求联系铜官窑的老板。

  法国巴黎,有先贤祠。网上介绍:先贤祠内安葬着伏尔泰、卢梭、维克多·雨果、爱弥尔·左拉、马塞兰·贝托洛、让·饶勒斯、柏辽兹、安德烈·马尔罗、居里夫妇和大仲马等。截至2018年6月,共有72位对法兰西做出非凡贡献的人享有这一殊荣,其中仅有11位家。

  在中国古代,纪念先贤的祠堂,分庙、祠等。有修建的,也有官助民建的,更有民间自建的。明朝之前,要有一定的官爵等级才能建庙、祠。明朝中期放开此管制之后,家庙、祠堂遍地开花。纪念特定人物的,有专祠。如浏阳有谭烈士祠。在湖南汝城县,有不少明清时期杰出人物的专祠。

  清朝雍正在建有贤良祠,祀王公大臣以及有功朝廷者的专祠。胡林翼、曾国藩、左棠、曾国荃、刘坤一等湖南人入祀贤良祠。不是一般人,不能入贤良祠。

  地方上,文庙里面有乡贤祠、名宦祠。有一定名望的人死后,经各方举荐,再经相关部门批准,可以入祀先贤祠、名宦祠。

  一般来说,书院设有先贤纪念祠堂。岳麓书院,始建于宋朝,如今里面濂溪祠、二程祠、船山祠、屈子祠等。望城有乔江书院,始建于宋朝。后添设“三贤祠”,纪念屈原、贾谊、杜甫三位先贤。

  民间有自建庙、祠的现象,如关帝庙。古代各地会馆里面有庙、祠,入祀乡贤和对会馆有功之人。

  成就,有大小。大成就者,不变受到常规祭祀,曰不祧。小成就者,可能只能有短期的常规祭祀,之后神主被迁入石匮,新来的入祀者取代其,曰迁祧。

  在族祠堂内,开基祖是不祧之祖。古人训诫子孙、曰:开基作祖。意思是说,要当开山祖师,才能不祧。周敦颐是宋学的开山祖师,所以被称作“不祧之祖”。

  殷洪盛、傅山、顾炎武、黄羲、王船山是洪门五大始祖。洪门开香堂,必须先祭拜五大始祖。

  几千年来,不于命限,战胜死亡,是无数英雄好汉的追求。这种荣耀,光照千年,受到善男信女的膜拜,进入无数人的心灵深处。不死,打破有限,实现无限,称作“不朽”。立德、立功、立言,是朽。

  相传西王母掌管不死之药,嫦娥后,逃奔入月亮。可以说,西王母是中国古代的之神。

  哪个人愿意于命运?没有一个人愿意!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死!人人都追求不死!

  在中国古代,人士越是追求不死,这个民族越有生机,勃发出无限创造力,如汉朝、唐朝。越是强盛的、有创造力的朝代,越是追求不死。读读汉唐的史料,会为他们追求不死的狂热所感染。像李白、杜甫,一辈子最大的事情是炼丹,吃不死之药。

  越是有杰出成就的人,或者说伟大的人,越是追求不死,骑着的快马狂奔,建功立业。王船山指出,的强弱,与事业的大小成正比,越,事业越兴盛。秦始皇、汉武帝、唐太、武则天追求建立万年伟业,尤其醉心于领土扩张、建设宏大叙事的工程,“贪得无厌”,也因此他们十分喜欢吃不死之药。人人都明白,人一死,一切的努力也许竹篮打水一场空,伟大的事业后继无人,只有长寿才可能多干一些事情。

  每个人都有命限,只能活100岁左右。因此,人,首先追求的长寿,其次追求“名实”的长寿,把名字刻上玉石,将事迹写入史册。这是化私为公之道了。有的人,做慈善、公益,如贵州福泉县的葛镜桥,是明朝富翁葛镜捐建的。有的人,搞科学发明,鲁般尺、鲁班锯是鲁班研发的,蔡侯纸是蔡伦研发的,东坡肉是苏东坡研发的,牛顿是牛顿发现的,帕斯卡是帕斯卡发现的,等等。李时珍在科举失败,编纂《本草纲目》,以立言追求不死。徐霞客名利,不愿当官,乐于当地理学家,以《徐霞客游记》实现了不死。

  古代,给英雄修建祠堂;现代,给历史人物修故居、纪念馆。捐建祠堂,也能几百年不死。北宋时期,王安石后人于金陵钟山寺立祠,至元代理学家吴澄游历时,仍不绝于祀,故吴澄《吴文正集》卷四十六《临川饶氏先祠记》云:“予昔在金陵,同一达官游钟山寺,见荆国公王丞相父子三世画像,香灯之供甚奢。达官怃然兴叹焉,盖以二百年之久,荆国公子孙衰微散处,而僧寺之祠独不。此孝子慈孙爱亲之意所以不能不然者与?”

  因此,我十分支持伏龙山修建湖湘先贤祠堂,甚至于说,还可以修建中华先贤祠堂。因为湖南人对天下负责,必须修建中华先贤祠堂。

  我在《修建中华历代先贤纪念公园与祠堂》说:“中国历史悠久,上下近万年文明,至今没有中断,如江河之滔滔,绵延不绝。界上,也从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国人一样重视历史。自有语言、与符以来,无数历史文化先贤涌现在历史长河之中,如同天上的星辰一样放出耀眼的,他们的德慧像母亲一样一直哺乳着我们。”

  “在国内,许多地方都修建有烈士公园供去缅怀近代先烈,但没有供去缅怀古代先贤的场所。近代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今天前所未有的和平局面,当然来之不易,我们不仅要珍惜今天,更要景仰与缅怀他们。在上万年文明史长河之中,历代中华先贤创造了无穷的财富,我们至今受他们的嘉惠,故而他们也同样值得我们去景仰与缅怀。”

  追求不死,鼓励了的,激发了人的创造力。想不死,必须取得杰出成就,要为作重大贡献。一个人,想达成马斯洛所谓个人实现,获得的承认,必须为作贡献。这就是化私为公。

  因此,从各个方面来考虑,修建先贤祠堂,一是满足了有杰出成就的愿,甚至于说,满足了所有人的心愿;二是表彰先贤,垂范,激励今人、后人奋发有为。

  一个家族,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必须要有无数人为作贡献,创造无数先进,才能生生不息、长盛不衰!否则,会被异类。因此,古代中国特别重视修建庙、祠。

  多修建庙、祠,多出人材!越是有杰出成就的人材,越是追求不死,迫切需要有庙、祠。也可以说,庙、祠,是人材兴盛的引擎的表现形式。

  因此,我对伏龙山修建湖湘先贤祠,持十分的赞同!这是点燃复兴湖湘文化的第一把熊熊猛火!不过,我认为湖南人对天下负责,还是要有这个天下格局,修建中华先贤祠!

  伏龙书院修建成湖湘先贤祠、中华先贤祠,那么将是复兴湖湘文化、复兴中华文化的策源地、发动机!杨度说:“若道中果亡,除是湖南人尽死!”我敬佩枕戈兄等人的大气魄,我们年轻一代人要有这个担当!我不下,谁下?我不担当,谁担当?

  贵州的葛镜,为了不朽,前后三十年,捐建葛镜桥。而今400年了,葛镜确实没死。陈独秀在《欢迎湖南底》一文说:“湖南人这种奋斗,却不是杨度说大话,确实可以拿历史证明的。二百几十年前底王船山先生,是何等艰苦奋斗的学者!几十年前曾国藩、罗泽南等一班人,是何等“扎硬寨”、“战”的书生!黄克强历尽,带一旅湖南兵,在汉阳抵挡清军大队人马;蔡松坡带着病亲领不足的两千云南兵,和十万袁军战;他们是何等的军人!湖南人这种奋斗,现在哪里去了?”必须承认,近现代湖南人善于造桥,也因此创造了与日争光的伟大成就,产生了世界性影响。美国人类学家奥天柏在划分世界六大血型之时,特地列出一个类别:湖南型。可见,“湖南型”是有世界独特性的,湖南人也是世界唯一的。

  陈独秀说:“湖南人底哪里去了?”他希望得到湖南人复活的消息。湖南人复活过,后来又衰落了。在我渴望湖南人重新复活之际,枕戈兄等人的伟大创举让我看到了希望!他们创办伏龙书院、伏龙山文教基金会,计划修建湖湘先贤祠,这是湖南人的复活!这是未来中国的希望!其功德,必将载入湖南史册、中国史册!

  近现代史上,岳麓山埋葬了不少国家栋梁之才,激励了无数湖湘士人救国救民,抛头颅洒热血,整个岳麓山可以看作近现代的“湖湘先贤祠”。但现在岳麓山开展文化旅游,人满为患,不宜再埋葬当代的湖湘名人。

  在伏龙山下、曾国藩墓之后,修建当代的“湖湘先贤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曾国藩立德立功立言,是新的第一位,为后人树立了榜样,我们要向看齐。“伏龙”,也即潜伏的龙、隐居待时的贤人,且史上有“凤雏伏龙,得一可安天下”之说,在伏龙山下修建“湖湘先贤祠”,憩息埋伏在这里的,都是经天纬地之才,正应了“伏龙”一说。

  济民,天下,在此一举!祝愿湖湘先贤祠、中华先贤祠早日建成!伏龙书院也将会成为湖湘复兴、中华复兴的策源地、发动机,千年之后,后人还会前来朝拜这所书院!

原文标题:黄守愚呼吁:以曾国藩墓为依托创建“湖湘先贤祠” 网址:http://www.longislandmmatraining.com/lvyoupindao/2020/0122/1072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先人后己新闻网 www.longislandmmatraining.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