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格勃特工回忆谍战:中国反间谍能力极强

汽车频道 2020-02-14159未知admin

  克格勃特工回忆谍战:中国反间谍能力极强。克格勃特工回忆谍战:中国反间谍能力极强

  克格勃特工回忆谍战:中国反间谍能力极强 康斯坦丁是个叛逃到美国的前克格勃特工。他曾负责搜 集中国情报。9 月中旬,他在对笔者透露,对华工作 是克格勃最困难的行动之一,让中国充当间谍基本无 望,克格勃不得不把目光投向中国周边。 康斯坦丁今年 54 岁,发福得厉害,走起来臃肿不便。 在的街头晃来晃去,有点像只企鹅。在一家日式餐厅 坐定后,康斯坦丁几乎没看菜单就点好了餐。他喜欢日本清 酒,几杯下肚,康斯坦丁向笔者讲起了冷战时期他在前苏联 克格勃搜集中国情报的往事。 以请汉语老师为名,在东京招募中国特工 日本曾是克格勃从事对华间谍活动的一个重要。 1980 年至 1985 年,康斯坦丁被克格勃派往东京情报站,其 身份是苏联塔斯社记者。他的主要任务是征募中国人做 间谍。 开始,康斯坦丁的工作进展不大。1983 年,他认识了一 个在东京学习的人,当时还是英国的属地。康斯坦 丁认为这个人应该容易打交道,便带他去饭店,花数小 时和他谈论中国艺术、历史和美食等。但当康斯坦丁谈到核 心议题时,这个人变得,康斯坦丁决定不再见他。 在日本的最后一年,康斯坦丁改变了工作方法。他以请 私人汉语老师的名义和中国留学生接近。康斯坦丁特地把授 课地点安排在豪华饭店里,学习之前先请中国留学生吃晚 餐。留学生一般比较穷,他们会尽情享用美食。酒足饭饱后, 待他们松懈下来,康斯坦丁便会借机说: “我们下次再讲课 吧。今天为了补偿你宝贵的时间,我愿意支付 100 美元。 ” 中国学生一旦收钱,就算被克格勃召募了。 康斯坦丁用这种方式找了十几位中国留学生当“老师” 。 当然,他的汉语并没多大长进。 一开始,康斯坦丁会让留学生们完成一些简单的任务。 比如收集中国驻日本大内的名单。这种信息虽 然中方是保密的,但在日本反间谍机构看来并不算是国家机 密,因此的可能性很低。康斯坦丁向提供情报的留学生 支付了报酬。此后,康斯坦丁对留学生的要求越来越高,任 务的风险也越来越大。这时康斯坦丁忽然意识到, “中国人 有强烈的民族情感和爱国热情” ,他很怕为他留学生转过来 对付克格勃,于是主动和其中大部分人疏远了。 招年轻学者做间谍,受到克格勃总部表彰 在日本期间,康斯坦丁以记者的身份为掩护,常到东京 一些大学采访,努力想结识来自中国的实习生。在日本的中 国实习生一般在 40 岁左右,有些已经是成熟的学者了,自 然比一般的大学生更有“价值” 。1983 年,康斯坦丁结识了 正在东京科技研究所实习的一位中国学者。 这位学者是光化学方面的专家,他的专业与制造武器相 关。这令康斯坦丁如获至宝,他决心将这名学者发展成自己 的下线。 康斯坦丁不仅用向学者行贿,还投其所好帮他完成 英语作业。这位中国学者虽然日语很好,但英语却很差。康 斯坦丁自己忙着招募间谍,无暇课,于是把学者的作业 转给了克格勃翻译局的同事,每件翻译支付 100 美元。 经过两年的“培养” ,康斯坦丁终于这位学者充当 克格勃的间谍,还要求他递交了一份合作协议书。康斯坦丁 把协议书翻译成俄文,通过秘密外交交回莫斯科。克格 勃总部欣喜若狂,时任克格勃一总局局长的克留奇科夫亲自 发函表彰了他。 间谍身份败露,狼狈逃回莫斯科 好景不长,这位学者在向克格勃中国情报的同时, 也捎带着向苏联提供一些日本方面的相关情报。这引起了日 本反谍报机关部门的注意。当时,这位中国学者声称得到了 一份“足以给中国带来上的打击”的情报。这可把克格 勃乐坏了。克留奇科夫亲板,决定把他培养成“超级间 谍” ,并引见给时任克格勃的切布里科夫。 克格勃要求康斯坦丁教那位学者学习无线电知识, 以便他能直接将秘密数据发到莫斯科。康斯坦丁买了一台小 小的收音机, 改装成收机。 把中国学者带到公园里训练, 因为“在公园里我们很不起眼” 。 然而这项任务却彻底了康斯坦丁的间谍身份。1985 年 7 月的一天,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开始向日本东京发送无线 电,目的是考核中国学者使用无线电的能力。无线电的 内容没有实际意义,一个中年男性用俄语很慢地念出一长串 数字:7、5、11……中国学者需要捕捉并记下这些数字。之 后按计划,康斯坦丁会将他的笔记发回给莫斯科,以判别正 误。 计划没能实现。日本无线电反间谍部门截获了这些电 波,并当场抓住了他们。 康斯坦丁在两个小时后被。日本警方要求康斯坦丁 第二天到东京的局。但克格勃的上级不许他去,他 被送回了莫斯科。中国学者后来也被立即回了中 国。 负责中日、朝鲜半岛地区,对华情报工作屡屡受挫 康斯坦丁离开克格勃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克格勃科 学技术情报部门当顾问,主要负责中国、日本和朝鲜半 岛方面的情报。 康斯坦丁透露,前克格勃尤里·安德罗波夫曾 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开展对华情报工作。这样做是因为中国有 极强的反间谍能力。克格勃的对华情报工作不仅在中国国内 屡屡受挫,即便是在国外也常常是铩羽而归。上述那位学者 只是一个个例。 一次,一名苏联情报人员在大街上接近 一名中国留学生,并用汉语跟他搭讪,中国学生很,扭 头就走。有时候,克格勃在参加国际会议的名单中发现曾接 触过的中国学者。但“中国学者对克格勃‘老朋友’非常冷 漠和谨慎,他们甚至索要克格勃官员的电话码,这让克格 勃官员因害怕泄露身份而逃之夭夭” 。 康斯坦丁说,克格勃对华工作是最为困难的行动之一。 这不仅因为让中国充当间谍基本无望,更因为中国人了 解克格勃的思维习惯。 蒙古曾是主阵地,运送测谎仪到 康斯坦丁透露,蒙古曾是克格勃对华工作的主要阵地。 蒙古被苏联认为是最亲密的“卫星国” ,严重依赖苏联的经 济援助,克格勃在蒙古“感觉就像在自己国家一样” 。 蒙古有大量苏联人,目标就是对华谍报工作。据 康斯坦丁讲,苏联驻蒙古大中的克格勃官员多达上百 人。蒙古所有部门负责人都配有苏联顾问。 “这些顾 问才是各部门真正的领导者。 ”但康斯坦丁说,蒙古 的很多官员有中国血统,他们会在暗地里克格勃的行 动。 为了开展对华情报工作,苏联还曾利用中缅边境宽松的 通关政策派遣间谍,在开展对华情报工作。由于这些人 中,有些也为情报部门工作,克格勃还特地通过外交邮 袋从雅希涅瓦(位于莫斯科的情报部门总部)将笨重的 测谎仪运到。测谎试验一般在苏联驻仰光的家中 进行,测试语言是汉语。 此外,克格勃还专门成立了哈萨克斯坦情报局。在 20 世纪 80 年代,这个情报部门的负责人被调到莫斯科,成了 克格勃一总局六处的负责人,六处是专门针对中国的情报机 构。 康斯坦丁说,在冷战时期,克格勃对中国进行的情报活 动很多。他透露说: “克格勃界范围内展开对华情报作 业。 ”(本文作者是上海太平洋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 员) 克格勃已退出历史舞台 克格勃的全称是苏联委员会, “克格勃”即是 该委员会三个俄文首字母的音译。克格勃 1954 年 3 月 12 日 成立,总部设在前苏联首都莫斯科。 克格勃曾有谍报人员 50 余万。据说,其中 4 万多人在 苏联外从事间谍工作。克格勃分为 4 个局:第一总局为对外 谍报局,第二总局是国内防谍局,第三局空缺,第四总局是 边防总局,第五总局为秘密局。 克格勃设有专门“技术学校” ,训练间谍。科目包括电 报术、摄影术、术、术、密写术、毒杀术、外语、 格斗、擒拿和射击。 1991 年,随着苏联的解体,克格勃作为一个机构退出历 史舞台。当时的总统叶利钦在继承了前苏联的情报力 量后,在克格勃的基础上成立了三大情报机构:负责 反间谍工作和国内治安的联邦、负责对外谍报工作的 对外情报局和负责的联邦局。 商业间谍在 在竞争激烈的商业中,间谍是一个让企业老总头疼 的问题。过去,在亚太地区,日本和韩国的商业间谍活动最 为活跃,但随着经济活动日趋国际化,以及现代通信技术、 计算机和网络在经营活动中的广泛应用,正受到商业间 谋活动的严重。 想买器吗?街头巷尾的便利店随处有售, 而经营电子 产品的商店则以计算机安全保密装置、器探测仪招揽顾 客。有人说,21 世纪的将成为商业间谍和反情报专家的 天堂。 如今,反谍活动已成为各行各业老总的必修课,三 天两头约请电恼专家和防窃密技术人员上门,使用最新仪器 检查的电恼和网络,看看有没有黑客人侵,自己的办公 室以及是否暗藏装置。 从事服务业的鸿天实业曾有良好的经营业绩,但 1999 年下半年却出现了奇怪的现象:老主顾一个一个地流失, 生意大受影响。老板求助于一家国际性商业情报顾问, 最后找到了症结所在,原来:1999 年 3 月, “鸿天”的一名 主辞职,自建“奉天”,并在“鸿天”的范围内向 客户提供同类型服务,价格还稍有。询查结果显示,该 主管利用职务之便,获得了“鸿天”的计算机,在辞职 后大肆窃取“鸿天”的客户资料和价格信息,并据此制订相 应的市场推广战略和价格政策,把“鸿天”的客户逐个挖到 “奉天” 。 万般无奈的“鸿天”最后向法庭提起了诉讼,因为 确凿,最终“奉天”按自巳开出的条件在庭外达成和解。 “奉天”退出岛到新界去发展, “鸿天”的客户失 而复得,但价格巳无法回到原位。一进一出, “鸿天”的老 板白白损失了 780 万港币。吃一堑,长一智, “鸿天”老板 吸取教训,在内设立了严格的资讯保密制度,计算机系 统也安装了反间谍装置,不让商业间谍轻易获取自己的情 报。 的商业间谍除了像“奉天”那位用电脑作案外,大 多使用各种各样的器来盗取商业秘密。市场上的窃 听器多由日本进口,款式形形,价格从几百港币到上万 港币不等。商业间谍只要在的办公室、或会议 室安装器,再使用接收装置在附近收听,即可对的 经营活动了如指掌。 也有人专门搞电话、 大哥大等通讯, 同样防不胜防。辞职的员工、甚至的垃圾桶,都是商业 间谍的情报源。 商业间谍的频繁活动已引起大大小小的密切关注, 它们纷纷采取对策,防止的秘密外泄。汇丰银行的执行 董事罗奇先生对《大公报》记者说,对银行而言,最重 要的是客户资料,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我们在 录取雇员时,新近实行了《员工保守秘密承诺书》 ,若有违 规,追究法律责任。同时还,员工若要辞职,须在 3 个 月前提出申请,在这 3 个月中,银行不会再让他接触资 料,以防万一。 正因为商业间谍活动对市场秩序危害甚大,有识之士倡 议推出《特区反商业间谍法》 ,以经济的持续 繁荣。

原文标题:克格勃特工回忆谍战:中国反间谍能力极强 网址:http://www.longislandmmatraining.com/qichepindao/2020/0214/2311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先人后己新闻网 www.longislandmmatraining.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